石耀东表示深化汽车工业供给侧结构改革的新举

当局确实需要一份引入房地产政策的路线图。企业应该有一个长期的政策,并在此基础上制定一个路线图和长期规划。

日前,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工业司司长年勇透露,有关部门正在起草《关于完美汽车投资项目经管的定见》,其中包括禁止批准新的传统燃油汽车生产企业投资项目,严格限制现有汽车企业扩大传统燃油汽车生产能力,加强汽车生产能力监测、澄清和预警。同时,在规范新能源汽车投资项目的前提下,大力推广动力电池等关键技术,培育充电主动性,引导企业和社会资源合理投资。按照谁审批谁监管、谁主管谁监管的原则,落实汽车投资项目监管责任,加强活动期间和活动后的监管。

完善汽车投资项目管理是深化供给侧结构创新的主要举措

“国家有关部门牵头起草《关于完美汽车投资项目治理的定见》的最初目标是,通过有效控制传统燃油汽车的新产能,进一步推进汽车产业供给侧的结构创新,降低传统燃油汽车产能过剩的潜在风险。同时把握新能源汽车技术进步和贸易应用的前提,将为新能源汽车的加速增长创造更加有利的外部环境,为中国培育汽车强国奠定坚实基础。”国务院增长研究中心家庭财产经济研究部副部长、研究员石耀东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透露。

据记者了解,2016年12月20日,国务院发布《当局核准的投资项目目录(2016年本)》,强调原则上不再批准新成立传统燃油汽车生产企业,积极引导新能源汽车健康有序发展。

“至于新能源汽车,尽管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近年来出现了迅猛增长,但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中央和地方政府的巨额补贴,以及该部一、二线城市对购买和出行传统燃料汽车的限制。对此我们应该有清醒的认识,不应该盲目乐观。在未来一段时间内,我们仍需要在动力电池和电子控制系统等重点技术以及充电计划的收集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这在客观上要求汽车企业和社会资本积极投资,约束和出口传统燃料汽车的新投资,新能源汽车的投资激励和进口,成为相关部门实施“两轮驱动”的内涵逻辑。”暗示石。

“对于传统燃油汽车,应该有计划地提高燃油效率和排放标准,传统汽车企业应该有强烈的紧迫感和危机感。”石耀东说道。

据记者了解,早在2013年3月,工业和信息化部等5个部门就发布了《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耗损量核算法子》,创建了乘用车企业平均油耗核算和传输系统。根据《关于增强乘用车企业平均燃料消费量经管的通知》号文件,如果乘用车企业的平均燃油消耗不符合标准,并且在计算新能源乘用车后,其平均燃油消耗比标准高6.9升/100公里,那么该企业将被公开传输。不符合标准的企业应在提交平均油耗改善计划承诺的同时,提出具体的年度改善政策和措施,包括对不符合车辆油耗政策值的现有车辆暂停生产和限制生产。工业和信息化部设备和工业司最近宣布,2016年40多家汽车公司的平均油耗超过标准,这表明当局确实非常关注石油

不像汽车行业那样简单,而是产能过剩行业

随着经济的增长,中国的汽车工业近年来也发展很快。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2016年全国汽车产销量创历史新高,全年完成汽车2811.9万辆和2802.8万辆,同比分别增长14.5%和13.7%。这是连续八年世界第一,其生产能力也是世界第一。

一段时间以来,社会各界一直就汽车产业是否应与钢铁、煤炭、水泥、平板玻璃等行业一起列为一般产能过剩行业进行争论,然后实施应对的监管措施。

历史数据显示,当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达到1万美元时,日本和韩国1000人拥有的汽车数量可能是200辆。如今,美国1000人拥有的汽车数量超过700辆,而中国约为100辆,这为进一步增长留下了空间。受市场需求增长缓慢的影响,欧洲、美国、日本等国家的跨国汽车公司产能利用率一般在80%左右,但仍能保持长期盈利能力。其他国家没有将汽车产能过剩的问题纳入多边谈判体系。从理论上讲,必要水平的剩余生产能力有利于促进有效竞争、技术进步和结构优化。联系在于这种适度过剩的生产能力是否更有利于社会整体公共利益,利大于弊,这需要从工艺和动力的角度来考察。

在史耀东看来,汽车工业作为生产高附加值终端消费品的部门,代表着一个国家的综合工业实力。其技术和经济特征、创新体系、供应链、价值链以及对经济增长、就业和税收的贡献与钢铁、煤炭、平板玻璃和其他行业有很大不同。因此,不允许简单地将汽车产业视为高排放、高能耗的行业,然后实施类似于分解钢铁和煤炭产能的机制。剩余产能落后还是无效,取决于企业能否根据不断提高的燃油经济性和排放标准,实时调整技术研发、投资、区域结构、供应链和平台战略。当然,企业客观地实现这一战略调整需要时间。在完成这一变化的时间跨度内,也可以说存在滞后的产能。但是,从更长的时间序列来看,如果企业完成了适应性变化,剩余能力也可以转化为有效能力。

此外,史耀东暗示,不同的企业面临不同的市场,产能利用率差异很大。一些企业产品可能会牢牢把握市场需求的变化趋势(如长城汽车、长安汽车集团的SUV),实现产销两旺,有些产品甚至产能不足。相反,一些企业由于工艺和产品落后,销售疲软,生产经营困难,生产能力比较空闲。产能不足和产能过剩并存也是供给面布局矛盾的一个突出特征,需要我们去解决。

此外,《中国制造2025》还要求全面开发节能和新能源汽车,持续支持电动汽车和燃料电池汽车的发展,掌握汽车的低碳化、信息化和智能聚焦技术,提升动力电池、驱动电机、高效内燃机、渐进式变速器、轻质材料和智能控制等聚焦技术的工程和性能。

“《关于完美汽车投资项目办理的定见》的起草也从一个侧面展示了中国促进汽车产业低碳化、清洁、智能化和高端化的战略意图。是否限制高能耗、高排放的传统燃料汽车,推广新能源汽车,已成为全球共识。”石耀东示意。(记者陆红星)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zrknua.cn/a/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