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对中国的启示

2016年,财政部将刺激社会讨论我国关于新能源汽车企业转让的补贴和家庭财产政策。随后,四部门结合四部门发布的《关于调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财务补助政策的通知》调整了新能源汽车补贴规模,并设定了中央和地方补贴上限。在一系列事件中,企业因欺诈或寻求非法行为赔偿而受到谴责,中国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也需要深入思考。

近年来,新能源汽车在美国得到了政府补贴政策的推广,其经验值得借鉴。

美国相关政策——

首先,逐步税收抵免政策被用来取代财政补贴。2007年5月,美国国税局调整了新能源汽车消费者的个人所得税减免。对于符合补贴标准的车辆,以累计销量为界。达到3万辆后,消费者将享受50%的减税。45,000辆车享受25%的减税;过了60,000辆车之后,他们将不能享受任何税收优惠。2008年,《紧要经济不乱法案》进一步规定,从2009年1月1日起,首批购买新能源汽车的25万消费者将享受2,500美元至7,500美元的减税。

第二是通过低息贷款和补贴支持研发。此前,美国联邦政府计划投入140亿美元支持动力电池、关键部件和充电措施的研发和生产,以推广可充电混合动力汽车。美国还设立了基金,通过低息贷款支持制造商研究、开发和生产节能和新能源汽车。2016年7月,美国当局首次以白宫的名义发布了一份促进电动汽车行业发展的一揽子计划,其中包括45亿美元的贷款担保。它还每年帮助1000万美元推广“电池500”项目。这是对美国现行税收抵免政策的有力补充。

第三,国家当局交叉补贴车辆购买,以降低购买成本。除了联邦补贴,美国各州当局还提供了数百万美元的额外退税。格鲁吉亚的补贴最高,达到20,000美元,商用中型或重型车辆和中型混合动力电动车辆也包括在补贴内。一些州还接受零排放信贷业务机制、消费税减免、消费凭证等形式的补贴。

第四,向用户提供补贴,以降低使用成本。美国各州当局也在努力从用户端降低使用成本。(1)收费措施和降低电费。夏威夷降低新能源汽车的充电率;明尼苏达州在2014年通过了一项法案,要求消费者在非收费期间享受收费折扣。马里兰州通过了一项法案,允许安装充电桩的消费者直接获得财政补贴。(2)减免相关费用,如新能源汽车停车费和免费过街费。佛罗里达免除汽车保险的额外费用。各州当局将把注册费退还给该部门。纽约州卡车优惠券尝试也提供了价值1000万美元的替代燃料优惠券。(3)国家机关为驾驶和停车提供一些便利。旧金山和加州的新能源汽车可以享受快速车道和拼车车道的特权。

五是通过零排放信贷业务机制促进对企业的支持。美国的支持政策旨在培育优秀企业,以刺激该行业的发展。特斯拉在全球新能源汽车行业改革中的指导作用与联邦政府和加州的补贴和支持政策密切相关。

首先,联邦政府提供低息贷款,帮助企业度过早期成长阶段的财务困难。2009年6月,特斯拉从管理局的先进飞行器生产贷款计划(ATVM)获得4.65亿美元的低息贷款

其次,汽车购买补贴促使消费者购买特斯拉新能源汽车。以特斯拉的S型车为例,这是一款受欢迎的汽车。购车者可以获得高达7500美元的联邦所得税抵免。特斯拉新能源汽车还可以在美国19个州享受各种额外的好处。

第三,ZEV直接给特斯拉带来实际收入。2008年2月,特斯拉交付了第一辆电动汽车。特斯拉通过销售ZEV积分赚了350万美元。特斯拉在2012年的销售中实现了4050万美元的零排放。根据之前的销售辩论,每辆车价值13,900美元。2013年,该公司盈利2.5亿美元,是之前收入的12%。截至2016年第一季度,特斯拉过程通过销售ZEV积分赚取了5700万美元。美国的10个ZEV州仅占汽车总市场的28%,而它们却占新能源汽车销售的62%。加州占美国新能源汽车销售额的近50%。在2015年和2016年,新能源汽车在实施ZEV的10个州中的份额是未实施ZEV的州的4到5倍。可以看出,许多帮助新能源汽车的方式已经培育了特斯拉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并推动了全球新能源汽车产业的增长。

总的来说,美国新能源汽车的补贴政策有几个特点:一是控制时间和总量,设定补贴周期和自行车销售总量,补贴金额呈下降趋势,不再跨境补贴;第二,应根据车辆减排的有效性提供差别补贴。第三,接受个人所得税扣除模式,直接补贴消费者,尽可能减少现金补贴模式;第四,企业补贴以减税和低息贷款为主要支持尝试,重点是研发和相关配套措施。

对中国的启示——

我国新能源汽车家庭财产补贴政策也对行业增长起到了积极作用,但仍迫切需要优化和完善相关补贴政策。

首先,建立基于补贴时间和车辆数量控制的回归补贴机制。要建立合理的总补贴规模并逐步缩小,避免盲目或变相扩大补贴生产,引导企业根据市场确定产量,真正帮助产业初步成长。

第二,尽可能减少或取消现金补贴的形式,增加低息贷款支持的供给,并慢慢改变减税政策。

第三,政府应该把重点放在补贴企业的研发上,鼓励技术进步,而不是降低直接生产成本或直接推动企业以低价扩大市场。

第四,补贴的重点应放在消费者身上,并应形成与里程挂钩的补贴机制。

第五,研究实施零排放信用业务机制,支持和支持国家新能源汽车运行监控和财政补贴平台。

第六,鼓励地方政府对补贴进行差异化和多样化,不要像购买补贴那样简单,而是应该补贴完善的配套措施,降低使用成本。(作者:曹忠雄,中国新经济研究院(深圳)综合开发研究所执行所长)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zrknua.cn/a/2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