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冲击700万辆

“其战略重点与我们的四大重点(工艺、产品、资源、市场)有一些共同之处,并为我们提供了强有力的操作指南,以在未来继续引领纯电动汽车行业。”北京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汽新能源”)公共关系部部长李奇在法治周末告诉记者。

李奇的《作战指南》是工业和信息化部、国家发展改革委、科技部于今年4月25日发布的《汽车财产中恒久成长规划》(以下简称《规划》)。

该战略规划从2016年开始起草,以2015年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为指导纲要,明确提出“经过十年的持续努力,力争进入世界汽车强国行列”的总体方针。同时,根据新一代技术革命的趋势,从多个维度设定目标和细分,促进中国本土汽车产业的崛起。

从路线上看,《规划》以新能源汽车和智能联网汽车为切入点,最终实现汽车产业转型升级。从具体措施来看,《规划》提出了促进行业合作创造差异、优化房地产增长、深化开放合作、推动全球结构和房地产体系国际化等措施。

“《规划》的最大亮点是强调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和推广。”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协会秘书长崔东树在法治周末向记者示意。

从崔东树的角度来看,中国的智能和电子产业已经在世界上获得了一定的声誉,但其汽车产业仍然落后。因此,“新能源汽车的增长是推动中国汽车产业发展和推动智能互联网汽车增长的关注焦点”。

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将在2025年达到700万辆

《规划》指出,随着新型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的加快以及海外新兴汽车市场的增长,中国汽车产量将继续稳步增长,预计2020年将达到3000万辆,2025年将达到3500万辆。

同时,《规划》表示,有必要刺激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和推广。到2020年,新能源汽车年生产和销售将达到200万辆,动力电池比能量将达到300瓦时/千克以上,系统比能量力争达到260瓦时/千克,成本降至1元/瓦时以下;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将占汽车生产和销售的20%以上,动力电池系统的比能量将达到350瓦时/千克。

这意味着未来十年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年销量将达到700万辆。

工业和信息化部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达到51.7万辆,连续两年产销量居世界第一,累计销量超过100万辆,占全球市场的50%以上。到2016年底,动力电池的能量密度将达到220瓦时/千克,价格为1.5元/瓦时,比2012年高1.7倍,比2012年低60%。

据《法治周末》记者统计,就新能源汽车而言,市场价值排名前10位的汽车大多是国内主流汽车制造商,但只有5家的市场价值超过500亿元。例如,a股总市值为3181亿元,广汽1054亿元,比亚迪921亿元,长城804亿元,长安594亿元。

"差距越大,国内新能源汽车的增长空间就越大."崔东树在法治周末告诉记者,“现在传统汽车公司的优势正在逐渐减弱。相反,这些新能源汽车,如吉利和BAIC新能源,将迅速成长,以缩小差距,做出质的改变,再加上春风的政策。”

以比亚迪为例,2016年将售出9.6万辆新能源汽车,同比增长69.85%。

“我们还推出了‘电动城市公交车’解决方案,同时我们还开发了其他类型的新能源汽车,涉及7个常规类别和4个特殊类别,以实现全范围笼盖。我们

在4月25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召开的《规划》电视伦理大会上,相关负责人对《规划》公告的支持者评论道:“2016年中国品牌汽车将超过1400万辆,市场认可度将大大提升。在一些细分市场,中国已经可以与国际一线品牌竞争。新能源汽车的增长也取得了巨大的进步,2016年生产和销售了50多万辆汽车,在家庭规模方面领先世界。”

崔东树表示,《规划》大力推动新能源汽车增长的隐性政策是通过新能源汽车的增长在技术上超越国外汽车企业,这与中国汽车行业“弯道超车”的理念是一致的。

《法治周末》的记者注意到,《规划》对新能源汽车的增长率有很高的需求。2020年新能源汽车的年生产和销售政策是200万辆,而2025年新能源汽车的年销量将迅速增加到700万辆。这表明,在2020年至2025年的五年期间,我国新能源汽车的生产和销售将实现爆炸式增长。

福特汽车公司亚太区前合规总监陈立通认为,这种爆炸性增长更有可能实现。

他在《法治周末》上告诉记者,据统计,2016年汽车产量和销量将超过2800万辆,因此达到3000万辆更为客观。但是,2016年新能源汽车累计推广量比2016年增加100万辆,四年内增加100万辆仍相当可观,可实现性高。

“新能源汽车是世界领先的技术,已经销往全球30多个国家。他们开发了自己的技术。实现这一政策的第一件事仍然是谈论产品、工艺、标准和工作。在此基础上,2025年实现700万辆汽车的产量和销量并非不可能。”陈立同说道。

为了抓住《规划》带来的积极影响,正如陈立同所说,BAIC新能源将发挥产品、技能和服务共同成长的“组合拳头”。

“我们不仅要继续搞好生产,还要把工作做好。它不仅生产完整的汽车,还需要进一步增加投资,以培育房地产链,形成一个包括电池、智能电网、运营、商业、汽车共享等在内的竞争性家庭。”李奇在《法治周末》上告诉记者,“未来十年,我们将投资100亿元在北京亦庄建立最大的新能源汽车技术创新中心,并将其建设成一个开放、共享、资本密集型、人才密集型和工艺密集型的创新平台。”

我们不仅要克服“内讧”,还要提高我们的研发能力。

崔东树认为,增加产销量是对中国汽车企业的一种谴责,但国产新能源汽车能否提升其核心技能并进入世界是中国新能源汽车面临的最大挑战。

这一次《规划》提出了“对合资企业股权比例的有序扩散限制”。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史建华在《法治周末》上告诉记者,“有序”并不意味着立即取消股权比例限制,但对中国汽车企业来说,这意味着全面竞争的时代即将到来。

同时,《规划》指出,要深化对外开放与合作,提高国际增长能力,加快中国汽车产业融入全球市场。

崔东树认为,融入全球市场的关键是“需要在企业内部建立基于全面竞争的高标准,提高自主研发能力,开放国际合作,统一汽车市场,避免新能源汽车的低水平增长”。

“但中国汽车工业作为一个整体离世界仍有很长的路要走,因为汽车工业最大的痛苦在于在坑里战斗并做它该做的事。”崔东树说。

然而,即使“地裂”被击败,任忠要提高自主研发能力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规划》指出,到2020年,大型汽车企业的研发资金将占其营业收入的4%左右,且平均失败

“大而不强的汽车保有量问题仍然存在。随着经济下行压力继续加大,汽车保有量大幅增加,部门创新能力弱、缺乏聚焦技能等明显问题逐渐显现,城市增长和汽车产能、汽车和污染等深层次问题也逐渐显现。这些问题和挑战将制约汽车行业的大发展,汽车企业需要密切联系和关注。”陈立同建议道。(温,见习记者)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zrknua.cn/a/348.html